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舞女】(42)【作者:qian1223】
【舞女】(42)【作者:qian1223】
字数:4081


           第四十二章美腿绞刑(下)

  夹死了刀疤男,隐藏于内心的嗜血欲也被激发出来,桃子将目光转向东子,踩着妖娆脚步缓缓走去,那微微翘起的嘴角透着一丝残忍,那不带一丝温度的美眸如同鬼魅般死死盯着。

  在目睹了刀疤男惨死的全过程,两个男人心中不约而同地生出了恐惧,尤其是东子此刻就感觉有一张无形的网束缚住自己,连动一动手指头都办不到。
  「不,不要动他!」吴品德突然大喊,似乎很怕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
  「喔?你看起来很在乎他,明明都自身难保了。」桃子看着吴品德,舔了舔下唇,「不过作为前菜,他必须有被『吃掉』的觉悟喔!」

  「去你妈的,老子跟你拼了!」双手受制的东子选择用头攻击,虽然没练过什么铁头功,但豁出去的全力一击势如破竹,将始料未及的桃子撞了个正着,一屁股摔在地上,腰眼钻心地疼,这下可真惹毛了她。

  「王八蛋,敢撞我?!」桃子忍着腰眼处的疼痛,起来便朝东子脸上踹了一脚,紧跟着向前一跳,美妙的丰臀从天而降直直落在其胸膛上。

  「噗!」东子登时口吐鲜血,两眼阵阵发黑,险些昏死过去,这记丰臀压杀少说也坐断了一两条肋骨。没等缓过剧痛期,坐在上方的桃子双手搬起他的脑袋,张开性感的蛇纹大腿从两侧伸展牢牢夹住了脖子。

  「不!不要杀他!!」吴品德咆哮着,挣扎着,恨不得多生一只手能将桃子拉开。

  「干嘛?」桃子转头看了看吴品德,怒极而笑,「你就真的这么在乎这个小弟啊,那我更要杀了他。呵呵,不过不用太过悲伤,你们很快就能再团聚的,在地狱团聚!」

  话说完,桃子娇叱一声,爆发力全开,结实的腿肌瞬时坚若磐石,无情绞杀着东子的生命。东子的表情很快便因痛苦而扭曲,脸色迅速涨红并逐渐发黑,由于喉咙被扼进大腿根部的三角地带,所承受的缠绞之力最强,大脑供氧不足没多久,意识已经模糊不清,这时候颈骨被压迫的剧痛反而不那么明显了。当然,这意味着离死亡不会太远了。与此同时,桃子的性欲又涌上心头,大腿越夹越用力,臀瓣越收越紧实,尤其大腿内侧也开始不规则地蠕动着,蚕食着。东子的脖颈在欲望驱使所释放出的绞力下越来越细,完全融进了美肉之中,刀疤男的惨剧即将重现。

  「咔!咔咔!咔咔咔!」颈骨断裂的声音响起,失去支撑的头颅猛地歪向一边,东子嘴角带血,表情可怖,已然被活活夹死。然而绞杀仍未停止,高潮悄然来临,桃子撑着地面仰望天花板,两只美足死死相扣,大腿肌肉不再颤动,始终保持着超越极限的绞力蹂躏已经死去的东子。只见那充血而暴突的双眼缓缓流出鲜血,接着是鼻孔,再到耳孔,越来越令人感到惊悚恐怖,直到高潮结束,美人放松紧绷的腿肌,分明可以看到里面的脖子已经被绞成了一个诡异的形状。
  「我操你妈!」吴品德双眼赤红,不断用恶毒粗鲁的词语大骂着,最后竟流下了眼泪。

  「哎哟,大名鼎鼎的德哥居然为一个小弟哭啦?」桃子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走向吴品德,「瞧你也骂累了,又轮到你了喔!」

  听了这话,吴品德的表情立即从愤怒转为惊恐,也挣扎得更厉害了,在目睹两个小弟惨死之后他对那双裹在蛇纹网袜里的美腿已经是发自内心的惧怕,「桃子,桃女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吧。我愿意给您做牛做马,每天供您取乐。」

  「想当我的玩物啊?不稀罕哦!」桃子很可爱地扮了个鬼脸,坐在椅子上揉捏着自己的大腿肌肉,「况且我说了要夹你二十四个小时,又怎么能反悔呢?稍等片刻,绞杀地狱马上就开始~ 」

  「为什么?我对你这么好…就算当初因为我,你才被胡萍萍羞辱,但我也是太喜欢你,想拥有你才…」吴品德仍不死心地说着。

  「闭嘴!不管当初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都要你死!你知道吗?过去的每一天,我都在想着要如何用这双腿慢慢地折磨你,让你在煎熬中苦苦求饶,让你在痛苦中一点一点地绝望,最后在无尽的绝望中长眠于此。」桃子说完指了指大腿根部的三角阴影,然后将椅子往前挪了一些,双腿呈90°张开搭在吴品德的胳膊上。
  这时,房门被人打开,来者是个无时无刻散发出魅惑气息的女人,她叫柚子,日本国籍,不过父亲是日籍华人,由于某些原因来到中国,又因某个事件被林倩雪所救,后来加入暗杀A组,并很快与桃子成为亲密的好姐妹。从外表上看,她生得一张天使面孔,个头也不甚高,显得有点娇弱,虽然胸部大小一般,上身纤细,但是跟那个秋山莉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丰满翘圆的臀部。每晚在舞台上只凭借这一样,已经引得众狼「口水直下三千尺」了。而实际上,这位卡萨台柱杀起男人来非但不含糊,还十分得别具一格,所谓杀人不见血,指的就是她了。
  「桃子捏酱,有好玩的也不叫人家,真是过分的说!」柚子一进来就鼓起嘴,可是看到吴品德赤裸着的精壮上身却两眼冒金光,「哇!好美味的猎物呢!桃子捏酱,人家要!」

  「一边乖乖呆着去,等下会给你玩的。」桃子不轻不重地瞪了一眼,落入她腿中的猎物哪里能随便让给别人?

  「哦,好的好的,嘿嘿嘿…」柚子还真的就找个地方乖乖坐下。

  「德哥,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桃子看着吴品德露出一个灿烂笑容,不给其机会再开口求饶便猛地并上双腿,瞬间坚硬的腿肌狠狠将脖颈绞住,随即借助腰腹力量使臀部抬起,就如同做仰卧起坐一般立起上半身,一边注视对方的面目,一边开始催力缠绞。

  此刻,吴品德又堕入缺氧窒息的深渊,无助地左右扭动,不过这次似乎并不比之前的痛苦,努力一下还是能开口说话的。于是他张了张嘴,才吐出个「桃」字,喉咙处顿时感受到大腿内侧陡然增加的夹力,竟不能再发一丁点声音。这股夹力没有再增加的趋势,也没有稍纵即逝,而是一直夹到吴品德微微翻起了白眼才快速卸去,只维持在呼吸窘迫的程度。

  「继续咯~ 亲爱的德哥~ 」桃子调情似的眨了眨眼睛,两条蛇纹大腿却开始残忍地剥夺着吴品德的生存空间。她一边缓缓加重绞杀力度,一边欣赏那张发紫的脸因痛苦而扭曲,直到其晕厥过去才松开。

  大约两三秒后,吴品德无法自控地抽搐了一小会,视线逐渐恢复光明,刚刚能看清颈上美人的容颜,就又被丰满的大腿无情绞杀。由于颈动脉被压迫,血液只上不下全封在大脑里,他感到涨得连太阳穴都「咚咚」跳起舞来,这次桃子发力更加缓慢,意在让其多体会其中的痛苦,过了差不多一分半钟才绞晕,然后再一巴掌用力扇下去。吴品德像是被惊醒般地哆嗦了一下,马上又接二连三抽搐起来。

  「德哥~ 还活着吗?」

  「放…放了我…」

  「不要喔~ 我夹~ 」

  两分钟后,吴品德被绞晕,又是一巴掌拍醒,开始下一次绞杀。如此晕厥、拍醒、晕厥、拍醒的循环也许会持续到他彻底停止心跳了为止。

  之后三个小时里,桃子记不得将这个可怜的男人夹了多少次,反正感觉有些累了,便下来休息一会,跟柚子聊聊天什么的。而吴品德也被解开绳索,躺在地上如同一滩烂泥,一次又一次间隔只有十秒钟的美腿绞杀已经让他处于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就算房门大开也没力气逃跑了。

  「桃子捏酱,什么时候轮到人家啊?人家都困了呢!」柚子扑闪着亮晶晶的眼眸,一副好可怜的样子。这位小美女倒真是听话得很,人家玩了三小时,她竟然也眼巴巴地看了三小时。

  「再等等啦,关键你太贪吃了,我怕你把他给玩死了呢。」桃子一边说着,一边将蛇纹连身网袜脱掉。

  「啊……?桃子捏酱要留活口吗?」

  「怎么可能,我是要慢慢玩,玩个一整天了再弄死他。」

  「好麻烦哪,桃子捏酱,人家还是先睡一会吧。」

  「呵呵,睡吧睡吧,我会叫你的。」桃子说罢看向地上的男人,绞杀地狱即将继续。

  经过十几分钟的休息,吴品德的状况好转了一些,然而眼前又出现那双噩梦般的修长美腿令他不禁浑身颤抖,拖着身体想要逃离。此时的桃子换了一身性感内衣,显现出傲人的身段,当然最诱惑的当属那座丰臀了,浑圆饱满,挺翘结实,估计所有男人见了都忍不住要将脸埋进去吸闻臀沟里的芳香。现在,正是这丰臀发挥的时候了——69式臀夹!

  「桃女王…别,别…我不想再受这种折磨了…我宁愿死…」吴品德的求生欲望已不比起初那般强烈,但也还没达到一心求死的地步。

  「死?你当然会死,但不会这么简单就死的,哼哼。」桃子跨立在吴品德头顶,两腿慢慢往两边分开,丰臀慢慢向下压进,最后形成一个一字马的造型,而下面压着的就是喉咙,这招是她从日本SM影片里学来的。

  吴品德这样被丰臀压迫着喉咙,基本上一点空气也吸入不了,其中的痛苦不言而喻,而且桃子把他当做性玩具来取乐,摇曳着腰肢用私处来回摩擦,以此来获取快感。没多久,薄薄一层遮羞布被蜜水浸透了,桃子边回头看边伸手搬起吴品德的后脑勺使劲往臀沟里塞去,同时双腿向中间并拢牢牢将脖颈锁在大腿根部,丰臀几乎埋没了口鼻。

  「德哥,准备好了吗?美妙的绞刑体验又要开始了喔!」桃子一下一下地收缩臀瓣,再猛地夹紧,力量从六成逐步递增到九成,巨大的压迫感直接将臀下的男人带入了窒息深渊。

  嘶哑的哀嚎与淫荡的娇喘交织在一起飘荡在房中形成鲜明的对比,一面是极致般的享受,另一面则承受着莫大的煎熬。脆弱的脖颈在强劲大腿的缠绞下发出肉与肉的摩擦声,还有被严重挤压的错骨声,吴品德的脸色基本黑透了,赤红的双眼显得十分可怖。每当臀瓣达到究极收缩状态,这个可怜男人便会发起抖来,而每当抖动幅度从激烈开始归于平静的时候,收缩的臀瓣又会恢复如初,桃子是在给吴品德缓口气的机会,时间很短只有两三秒,只要稍微好转一丁点就会继续,她对这种无缝控制十分在行,毕竟有着长期以来所积累的丰富经验。当然,要是快到高潮了,桃子可能就掌握不好这个度了,所以对一个以绞杀男人来获得性快感的女人来说忍得还是挺辛苦的。

  吴品德也尝试着用手去掰颈上的大腿,使尽了所有力气,依然无法撼动分毫,最多只能掰开外层的柔肉,实际造成伤害的肌肉群还是死死夹着,连针眼大的缝隙都没有。他猛然想起东子和刀疤就是在这样紧密的缠绞下被活活夹死,七孔流血的死状还历历在目。他不想那样死,只想这样在麻木到飘飘然的恍惚里跟世界道别,他的视线已经昏暗,意识正逐渐消逝…

  氧气,重新涌进口腔,灌入大脑,吴品德晕厥了数秒后醒转,嘴巴吐着白沫,痉挛式的抽搐着,知觉的恢复让他感到头疼欲裂,脖子上被巨力绞出的凹坑久久不能平整。

  「哼哼~ 感觉爽不爽啊?我会让你多多体验的,又要来了喔~ 预备……我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